乐博娱乐乐博娱乐 | 文献求助论文范文 | 论文题目 | 参考文献 | 开题报告 | 论文格式 | 摘要提纲 | 论文致谢 | 论文查重 | 论文答辩 | 论文发表 | 期刊杂志 | 论文写作 | 论文PPT
乐博娱乐专业论文学习平台您当前的位置:乐博娱乐 > 历史论文 > 世界史论文

世界史理论对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作用

时间:2018-08-25 来源:湖北行政学院学报 作者:孙树芳 本文字数:10114字
  摘要:马克思恩格斯通过分析资本主义的生产方式和殖民扩张对世界各国人民命运的影响, 提出历史正在由民族的、国家的向世界的历史转变, 创立了世界历史理论。世界史不是一直存在的, 作为世界史的历史是结果。从世界历史观考察人类命运共同体可以发现,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不是从来就有的, 而是为了满足经济全球化的迫切需求而出现, 它的本质要求是走向世界大同。然而,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极力推行新霸权主义,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面临诸多挑战。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进程中, 应大力倡导对外开放, 同时警惕西方的颠覆与渗透, 以自身发展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关键词:世界历史理论; 经济全球化; 人类命运共同体;
   
  Grasping the Idea of Human Destiny Community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World History Theory


马克思
    
  从15世纪中叶世界地理大发现以来, 西方殖民主义者走上了海外殖民扩张侵略的发展道路。马克思、恩格斯对西方殖民主义者的殖民扩张对世界各国人民命运的影响进行了认真的剖析, 提出历史正在由民族的、国家的向世界的历史转变, 创立了世界历史理论。历史进入21世纪, 人类命运问题成了世界的热点。从2012年党的十八大报告正式提出“倡导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起, “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越来越为人熟知, 成为当今世界的一个热门话题。但人们对这一概念的理解, 仍是“仁者见仁, 智者见智”.笔者认为, 马克思的世界历史理论是正确理解和把握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理论武器。
  
  一、世界史不是过去一直存在的, 作为世界史的历史是结果
  

  1848年2月, 马克思和恩格斯联名发表了彪炳史册的《共产党宣言》。他们从唯物史观出发, 肯定了资本主义曾经发挥过的革命作用, 从资产阶级活动的必然要求和结果出发, 创建了世界历史理论。
  
  (一) 历史向世界历史的转变是从近代资产阶级开始的不可逆转的趋势
  
  欧洲中世纪时, 由于生产力水平十分低下, 社会分工不发达, 国家与国家、民族与民族之间是“鸡犬之声相闻, 老死不相往来”.国家与民族之间即使间或有联系, 范围也极其有限, 基本上处于隔绝状态。资本主义时代, 不断扩大产品销路的需要驱使资产阶级奔走于全球各地。由于生产工具的改进和交通便利程度的提高, 一切民族甚至最野蛮的民族都被卷入文明之中。马克思、恩格斯非常精辟地指出:“随着美洲和通往东印度的航线的发现, 交往扩大了, 工场手工业和整个生产运动有了巨大的发展。从那里输入的新产品, 特别是进入流通的大量金银完全改变了阶级之间的相互关系, 并且沉重地打击了封建土地所有者和劳动者;冒险者的远征, 殖民地的开拓, 首先是当时市场已经可能扩大为而且日益扩大为世界市场, --所有这一切产生了历史发展的一个新阶段。”[1] (P110) 由于对海外市场、黄金和白银的贪婪的需要, 殖民扩张打破了民族国家之间封闭的疆界, 统一的世界市场开始形成。作为资本人格化的主体的资产阶级在推动世界历史转变的过程中, 曾经起过革命性的作用。资本主义大工业“首次开创了世界历史, 因为它使每个文明国家以及这些国家中的每一个人的需要的满足都依赖于整个世界, 因为它消灭了以往自然形成的各国的孤立状态。”[2] (P68) 这里特别强调了“首次”这个概念, 就是说, 在此以前没有世界历史。马克思曾指出:“世界史不是过去一直存在的;作为世界史的历史是结果。”[3] (P48)
  
  资产阶级按照自己的面貌为自己创造出一个世界, 使得历史向世界历史转变成为一种不可逆的趋势。首先, 欧洲资产阶级为了掠夺世界资源, 凭借商品的低廉价格, 把产品销往世界各地。这是它用来摧毁一切万里长城、征服“野蛮”人最顽强的仇外心理的重炮。其次, 世界各国之间的联系更加密切了。“资产阶级日甚一日地消灭生产资料、财产和人口的分散状态。它使人口密集起来, 使生产资料集中起来, 使财产聚集在少数人的手里。由此必然产生的后果就是政治的集中。各自独立的、几乎只有同盟关系的、各有不同利益、不同法律、不同政府、不同关税的各个地区, 现在已经结合为一个拥有统一的政府、统一的法律、统一的民族阶级利益和统一的关税的国家了。”[4] (P255-256) 再次, 由于世界市场的开拓, 资产阶级挖掉了工业脚下的民族基础, 所有国家的生产和消费都变成世界性的了。因此, 可以认为, 历史向世界历史的转变是从近代资产阶级开始的不可逆转的趋势。资产阶级消灭了各国闭关自守的状态。从中我们可以看到:“资产阶段使农村屈服于城市的统治。它创立了巨大的城市, 使城市人口比农村人口大大增加起来, 因而使很大一部分居民脱离了农村生活的愚昧状态。正像它使农村从属于城市一样, 它使未开化和半开化的国家从属于文明的国家, 使农民的民族从属于资产阶级的民族, 使东方从属于西方。”[1] (P276-277)
  
  (二) 历史向世界历史转变是历史合力的结果
  
  马克思从物质实践出发, 揭示了世界历史转变的物质根源。马克思认为, 世界历史的形成取决于生产力、分工和交往的扩大。首先, 生产力的快速发展冲破了民族国家的藩篱。一方面, 资本主义社会里的生产力是在封建社会里形成的, 由于不再适应生产力发展的需要, 封建制的生产关系变成了束缚生产力的桎梏。随着大工业的出现, 大机器生产代替了手工生产, 使得资产阶级在它的不到一百年的阶级统治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社会所创造的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生产力的大发展必然要求冲破民族国家的藩篱, 使各民族之间在生产方面连为一体。传统的地域、地理概念被世界历史所代替, 原来的民族史、国家史变成了世界史的内容, 所有的民族的或国家的问题, 都成了整个世界链条中的一个环节。其次, 日益精细的社会分工推动了世界历史的形成。机器大生产的使用和推广, 促进了社会分工。马克思指出, 分工是从物质劳动和精神劳动分离才开始成为真实的分工。社会生产力的发展促进了分工, 反之, 分工又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 两者相得益彰, 共同推动了世界历史的形成。再次, 生产力的发展使得世界各国之间的交流空前频繁, 出现了“交往革命”.工业革命大大提高了劳动生产率和财富的增长速度, 而运输和通信技术的发展又极大地缩短了各国在时间和空间上的距离, 资产阶级在世界范围内寻找资源和市场, 任何产品和发明都会在极短的时间内成为全球性事件, 从而具有了世界历史的意义。世界各国之间的联系和往来, 都是古代社会所无法比拟的, 交往成了一个普通的事实, 成了民族国家的存在方式。
  
  (三) 共产主义对人类命运的关怀是世界历史形成的根本动力
  
  马克思和恩格斯通过对资本主义生产发展的趋势分析, 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 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 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4] (P273) 这体现了马克思和恩格斯对全人类命运的关怀。
  
  马克思主义诞生之前的空想社会主义者, 也对人类命运表现出了极大关怀, 认为现存资本主义制度必将被“和谐制度”所替代。但由于傅立叶、欧文等人对资产阶级存有幻想, 没有找到实现社会变革的正确途径, 结果只能是空想。只有马克思主义才给世界指明了实现美好理想社会的正确途径, 并且发现了实现这种代替的物质力量, 这就是无产阶级。马克思、恩格斯指出:“资产阶级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 资产阶级的所有制关系, 这个曾经仿佛用法术创造了如此庞大的生产资料和交换手段的现代资产阶级社会, 现在象一个巫师那样不能再支配自己用符咒呼唤出来的魔鬼了。”[4] (P256) “资产阶级用来推翻封建制度的武器, 现在却对准资产阶级自己了。但是, 资产阶级不仅锻造了置自身于死地的武器;它还产生了将要运用这种武器的人--现代的工人, 即无产者。”[4] (P257) 随着大工业的发展, 无产阶级的队伍空前壮大, 它的本质是世界性的。
  
  马克思揭示了共产主义不可能是地域性的, 它必须是世界性的, 是人类社会的共同归宿:“所以无产阶级只有在世界历史意义上才能存在, 就象它的事业--共产主义一般只有作为‘世界历史性的’存在才有可能实现一样。而各个个人的世界历史性的存在就意味着他们的存在是与世界历史直接联系的。”[4] (P41) 因此, 历史向世界历史转变, 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 实现世界大同, 是无产阶级政党完成自己历史使命的必要前提。资本主义生产使资产阶级具有了世界性, 同样也使得无产阶级在世界范围内联合了起来, 成为世界性的无产阶级, 正因为如此, 马克思、恩格斯才号召“全世界无产者, 联合起来”.
  
  世界历史尽管是资产阶级开辟的历史趋势, 但要实现真正意义上的世界历史, 只有实现共产主义, 才能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实现世界大同。这是因为:第一, 共产主义将极大地解放生产力, 为人们提供丰富的物质和精神产品。因为“随着现存社会制度被共产主义革命所推翻, 以及随着私有制遭到与这一革命有同等意义的消灭, 也将被消灭。同时, 每一个单独的个人的解放程度是与历史完全转变为世界历史的程度一致的。”[4] (P42) 第二, 只有共产主义才能实现人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 人从自然和社会的束缚中解放出来, 私有制与人剥削人的现象被消灭, 人变成了充分自由和全面发展的人。第三, 在共产主义社会, 国家消亡了, 各民族融合为一个命运共同体, 历史才真正成为世界历史。但在共产主义实现以前, 历史正处于向世界历史转变的过程之中。
  
  二、用世界历史理论观照人类社会的前途和命运
  
  从有民族国家以来, 人类面临的主要问题就是如何建设一个“美好的世界”.有人主张“霸权稳定论”, 打造一个万能的超级大国来统领国际事务;有人提出“全球治理论”, 各国弱化主权, 制定共同的规则来管理世界;还有人提出“普世价值论”, 用某一种自认为“先进”的价值观和社会制度来一统天下。然而, 这些理论带来的, 却是全球经济低迷, 反全球化浪潮和贸易保护主义盛行, 地区冲突不断, 恐怖主义猖獗, 人类社会发展面临严重威胁, 以至于西方学者惊呼人类正在走进“失序的世界”.可见, 对人类命运、世界前途问题的回答, 是一个众说纷纭的问题。因此, 要解决问题, 就需要站在世界历史的高度, 运用马克思主义的世界历史理论来观察当今世界的形势, 用唯物史观来分析和研究全球治理。
  
  (一) 从世界历史观出发考察人类命运共同体
  
  1.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不是从来就有的
  
  在历史没有转变为世界历史以前, 正如前面分析的那样, 世界各民族是相互隔绝的。由于资产阶级在世界范围内的活动越来越扩大, 各民族原始的闭关自守状态由于日益完善的生产方式、交往以及由此自发地发展起来的各民族之间的分工而消灭得越来越彻底, 历史也就在愈来愈大的程度上成为全世界的历史。也就是说, 作为世界史的历史只能是结果, 并且“历史向世界历史的转变, 不是‘自我意识’、宇宙精神或者某个形而上学怪影的某种抽象行为, 而是纯粹物质的、可以通过经验确定的事实, 每一个过着实际生活的、需要吃、喝、穿的个人都可以证明这一事实。”[4] (P51-52) 因此, 人类命运共同体也是当代世界发展的结果。人类命运共同体不是指一般性的世界变化, 而是指20世纪90年代以来, 由于冷战的结束、新科技革命的大力推动, 经济全球化迅猛发展, 世界经济生活日益国际化, 各国之间的相互联系空前紧密, 越来越成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人类命运共同体”作为一个术语是在2012年11月党的十八大报告中提出来的。2013年1月18日, 习近平总书记在日内瓦万国宫发表《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演讲, 全面系统地阐述了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 就事关人类前途命运的重大问题提供中国方案, 为人类社会发展进步描绘蓝图。3月, 习近平总书记在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发表演讲, 第一次向世界传递对人类文明走向的中国判断。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判断, 到“人类只有一个地球”的感言;从“牢固树立命运共同体意识”的号召, 到“让命运共同体意识在周边国家落地生根”的部署;从“共筑亚太梦想”的呼吁, 到“迈向亚洲命运共同体”的方案, 十八大以来, 习近平总书记不断阐释命运共同体理念, 把握人类利益和价值的通约性, 在国与国关系中寻找最大公约数。这些深蕴哲理的论述告诉世界, 中国人民期盼着同各国人民一起, 共同建设一个更加美好的地球家园。
  
  2.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为了满足经济全球化的迫切需求
  
  其一, 经济全球化使各国利益相互交融,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给世界走向共同发展提供了更大可能。目前, 全球商品总出口额规模已经达到20万亿美元。生产一架波音747客机需要1万多个零部件, 涉及中国、新加坡、韩国等世界各国的众多生产商。世界经济早已走出一国垄断, 成为无法割裂的整体。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正是为了找到利益支点, 以共同发展让更多人共享美好未来。其二, 经济全球化使各种生产要素在全球范围内优化组合, 使得生产、消费、贸易、金融都变成世界性的了, 出现了国际资本高度集中的趋势。其三, 社会信息化使整个地球安危与共,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将使世界走向持续繁荣成为可能。当前全球网民数量接近人口总数的一半。在以互联网为标志的信息化时代, 人类的联系密度正以空前的速度走向峰值, 卫星天线甚至让南极北极的人们也可以与亲朋“网聚”.与此同时, 网络成为海、陆、空、天之后国家安全的“第五空间”, 网络互联、信息互通需要更有效的安全保障。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正是为了迎接技术奇点, 在全球安全中让人们真正相亲无间。其四, 世界多极化让国家关系兴衰相伴,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将使世界走向持久和平。提出“世界体系”理论的美国政治学家沃勒斯坦认为, 我们正身处多中心的“后美国时代”.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 二十国集团取代八国集团成为全球经济治理的主要平台。越来越多的国际事务开始由各国共同参与, 发展中国家在积极探索符合本国国情的发展道路, 世界已经客观上实现了发展模式的多样化。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正是为了找到平衡点, 在新的时代达成政治互信、和谐共存。其五, 全球化产生了诸多全球性的问题, 如环境问题、资源问题、和平问题等等, 这些问题只有通过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才能解决。
  
  3. 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本质要求是走向世界大同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一个过程, 是历史向世界史转变的一个环节, 它的前途只能是走向共产主义。这决非主观臆测, 异想天开, 而是世界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尽管世界历史是由资本主义开创和主导的, 但资产阶级不能真正实现世界大同、解放全人类。其原因是人类命运共同体与资本主义制度势同水火。特别要强调的是, 人类命运共同体最终会炸毁资本主义制度。世界历史的发展, 正把人类社会推向资本主义的反面。尽管这一历程相当漫长, 但这一历史发展趋势是必然的。
  
  (二)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内在矛盾和斗争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是当今国际社会治理的需要, 其基本性质是共产主义的。这就意味着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不可能顺风顺水, 这一过程必然充满着矛盾和严峻挑战。这不仅是说人类命运共同体本身的各个领域充满矛盾, 而且是指在国际社会存在着截然不同的国际治理观。不同的人、不同的阶级、政党和国家, 对人类命运共同体含义的规定和理解是不同的, 甚至与我们主张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完全相反。
  
  1.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极力推行新霸权主义
  
  冷战结束以后, 西方列强不再像以前那样, 通过行使赤裸裸的武力, 侵略颠覆别国, 直接掠夺这些国家的资源, 而是以人权、自由、民主为幌子, 以一些国家发生所谓的“人道主义”灾难为口实, 要求其他国家照搬西方国家的模式, 一旦遭到抵制, 美国等西方国家就以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 对其他国家大打出手。现在西方国家所说的经济全球化或经济一体化, 其实质就是资本主义化或美国化, 就是要维护以西方国家为主导的全球化, 建立更加不公正、不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 把美国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强加到广大发展中国家身上, 维护美国的霸主地位。这种治理观与马克思所揭示的作为人类社会发展必然趋势的世界历史理论南辕北辙。近代以来, 为欧美等西方发达国家所主导的世界发展历史, 是一条以现代化为中心的发展道路。尽管在科技革命和工业革命推动下, 这一道路给世界带来了巨大的发展动力, 但西方发达国家的现代化道路是一种基于“文明与野蛮”的二元认识论和思维方式, 这必然带来诸多问题。二元认识论和思维方式追求赢者通吃, 把自己看作是“上帝的使者”和文明的光亮, 把其他文明看作是“黑暗的远方”, 其所建立的世界秩序奉行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 是制造冲突和战争的根源之一。
  
  当前西方国家主导的全球治理秩序是要把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扩展到世界, 具体表现在:首先, 以资本主义为主导的全球治理秩序, 要求世界各国照搬西方的模式, 而资本主义的发展必将导致世界财富进一步集中, 南北贫富差距扩大。因此, 以资本主义为主导的全球治理秩序会导致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的矛盾加剧, 造成世界更加的不安宁。其次, 资本主义的生存发展, 是建立在对广大殖民地超经济剥削、对资源的无限掠夺上的, 这必然加剧殖民地人民与宗主国之间的矛盾。而资源枯竭和生态环境恶化严重威胁着人类的生存和可持续发展。再次, 资本主义主导的全球治理, 必然导致世界范围内的以大欺小、以强凌弱, 只会造成社会更加不公正, 更加不公平, 给整个世界带来更为深重的灾难。
  
  2.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面临诸多挑战
  
  从党的十八大和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以来, 这一理念已经得到了越来越多国家的响应。我们与广大发展中国家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解是与自身的状况和利益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要义是:一要建立平等相待、互商互谅的伙伴关系;二要营造公道正义、共建共享的安全格局;三要谋求开放创新、包容互惠的发展前景;四要促进和而不同、兼收并蓄的文明交流;五要构筑尊崇自然、绿色发展的生态体系。这五点新主张, 从战略层面打造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顶层架构, 再次展现出中国主动积极、与时俱进的大国风范。当前世界格局正在发生复杂而深刻的变化, 在国际规则面临重构的新形势下, 中国和广大发展中国家要一起谋求更大的话语权, 增大“发展成分”和“非西方因素”, 促使国际政治经济秩序朝着公正合理的方向发展;要勇于和敢于向新殖民主义做坚决不妥协的斗争, 为国内的稳定和发展营造一个良好的国际环境。同时中国还要积极借鉴和学习人类文明的一切优秀成果, 坚决抵制和防范西方腐朽文化的渗透, 夯实打造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经济、政治和文化根基。只有这样, 我们才能正确应对全球化挑战, 推动历史向世界历史转变。
  
  三、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中国路径
  
  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就是要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这一宏伟目标与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在本质上是一致的, 但在实践中情况却异常复杂。我们对人类命运共同体与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必须要有全面深入的认识。只有极其审慎地处理好这种关系, 才能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过程中助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一) 对外开放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基础
  
  邓小平指出:“现在任何国家要发达起来, 闭关自守都不可能。我们吃过这个苦头, 我们的老祖宗吃过这个苦头。”[5] (P90) 19世纪中叶, 正值历史向世界历史转折的关键时期, 世界充满了机遇和挑战。但当时的满清政府昏庸腐朽, 闭目塞听, 不是积极抓住机遇, 顺势而为, 与时俱进, 而是陶醉于天朝大国之中, 沾沾自喜, 结果在英国发动的第一次鸦片战争中, 一败涂地, 被迫与英国订立了丧权辱国的《南京条约》。据统计, 从1820年到1948年, 中国反动政府与西方列强签订了1100多个卖国条约。马克思曾深刻地指出:“一个人口几乎占人类三分之一的大帝国, 不顾时势, 安于现状, 人为地隔绝于世并因此竭力以天朝尽善尽美的幻想自欺。这样一个帝国注定最后要在一场殊死的决斗中被打垮;在这场决斗中, 陈腐世界的代表是激于道义, 而最现代的社会的代表却是为了获得贱买贵卖的特权。”[6] (P632) 从近代历史来看,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几次错失机遇, 其中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 西方列强发动的侵略战争人为地阻断了中国现代化的进程。毛泽东指出:“中国封建社会内的商品经济的发展, 已经孕育着资本主义的萌芽, 如果没有外国资本主义的影响, 中国也将缓慢地发展到资本主义社会。”[7] (P626) 历史的经验教训说明, 不开放不行, 结果只能是自甘落后。从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角度来说, 对外开放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基础。实行对外开放, 就是要大踏步赶上时代潮流。
  
  (二)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需要警惕西方的颠覆与渗透
  
  中国不能隔绝于世界之外, 而是要积极投入到世界大潮之中, 通过融入世界发展壮大自己。但是以资本主义为主导的全球政治经济治理秩序绝不会让我们顺顺利利、轻而易举地实现这一目标。相反,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必然会千方百计地阻挠我们, 给我们制造障碍和困难。
  
  我们应该意识到我们与美国等西方国家的矛盾将长期存在。斗争是复杂的, 必须要有长期作战的准备。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 东欧剧变、苏联解体, 美国主要的真实威胁顿时出现“真空”, 中国成了美国的“头号敌人”.20世纪的历史证明, 美国为了打败自己的“头号敌人”, 不惜动员所有的资源, 而且不择手段。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 它抛弃意识形态的成见, 与苏联结盟, 打败了德国。战后苏联成了美国的“头号敌人”, 它又集中力量对付苏联, 硬是用长期的军备竞赛拖垮了自己的对手。进入后冷战时代, 美国用战胜前苏联的经验, 集中力量对付中国。为此, 美国还制定了拖垮中国的长期战略:在中国周边联合日本、韩国、澳大利亚等国围堵中国, 插手中国东海、南海问题, 向西太平洋及美军在亚太的军事基地增派各种先进的战略武器和打击兵器, 在中国周边制造日益巨大的战略压力, 迫使中国把更多的资源用于军备, 把中国拖入军备竞赛之中, 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在经济上严格限制向中国的高技术出口, 缩减中国汲取国际科技资源的机会。美国国内的建制派早已把中国视为必须将其推翻的“邪恶帝国”.面对美国的险恶用心, 我们必须要善于和勇于斗争, 及时制定应对之策。
  
  近代以来, 资本主义国家将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等确立为代表先进和文明的普世价值观, 并在这些所谓的普世价值观下, 确立了市场经济、代议制、分权制衡、法治政治、基本人权等一系列政治经济制度体系。而对这一现代制度体系出现的一些新问题, 诸如经济危机、移民问题、宗教矛盾、种族冲突等, 西方学界则试图通过霸权稳定论、全球治理论、协商民主论等新理论来为其辩驳, 创造了联合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世界贸易组织、20国集团等合作组织, 以维护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利益。只有清醒地认识到西方资本主义主导的全球治理秩序的实质, 我们才能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进程中趋利避害, 明确方向, 更好地发展壮大自己。
  
  (三) 以自身发展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人类命运共同体是经济全球化的必然结果, 是历史向世界历史转变的必然趋势, 我们决不能避开这一趋势去追求自身的发展。在今天的世界中, 任何一个国家都不能独善其身。只有世界各国共同发展, 共担责任, 才能建立一个美好的世界。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世界面临的不稳定性不确定性突出, 世界经济增长动能不足, 贫富分化日益严重, 地区热点问题此起彼伏, 恐怖主义、网络安全、重大传染性疾病、气候变化等非传统安全持续蔓延, 人类面临许多共同挑战。我们生活的世界充满希望, 也充满挑战。我们不能因现实复杂而放弃梦想, 不能因理想遥远而放弃追求。没有哪个国家能够独自应对人类面临的各种挑战, 也没有哪个国家能够退回到自我封闭的孤岛。我们呼吁, 各国人民同心协力, 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建设持久、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世界。”[8]这就要求我们把中国发展与世界发展联系起来, 把实现中国梦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结合起来, 为人类作出更大贡献, 因为“人类命运共同体同中国梦一脉相承。中国梦汇聚了中国人民对美好生活向往的最大公约数, 人类命运共同体汇聚着世界各国人民对和平、发展、繁荣向往的最大公约数。”[9]中国的发展是和平力量的发展, 面对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历史使命, 中国本身的发展就是对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重大贡献。
  
  总之, 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的理论价值是对近代以来的西方现代化道路、理论、制度的矫正。这一系列创新的主旨在于弘扬以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理念来超越不同国家、不同民族和不同宗教之间的隔阂、纷争和冲突, 尊重世界范围内的多元文明和多彩文化, 建设一个更具包容性、更加美好的世界。
  
  参考文献
  [1]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 1995.
  [2]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 1960.
  [3]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 (上) [M].北京:人民出版社, 1979.
  [4]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 1972.
  [5]邓小平文选: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 1993.
  [6]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 2009.
  [7]毛泽东选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 1991.
  [8]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N].光明日报, 2017-10-28.
  [9]习近平同巴拿马总统的谈话[N].光明日报, 2017-11-18.
    孙树芳.从世界历史理论维度把握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J].湖北行政学院学报,2018(03):15-20.
      相关内容推荐
    相近分类:
    • 成都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 公共信息安全网络监察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 乐博娱乐_诚信网站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